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想起妈妈做的麸麦饼

发布时间:2018-03-15 17:16:09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 想起妈妈做的麸面饼
 
   “青春少年时光催老,路有多远天有多高,多想回到那一天,我还牵着母亲的衣袍……”,每当听到降央卓玛唱的《故乡的歌谣》,我就油然而生对家乡的思念。思念儿时在古老的太皇堤上和小伙伴们的一起奔跑;思念在西沙河上和小伙伴们撑船叫号;思念在熙熙攘攘小街上和小伙伴们玩耍打闹……但我更忘不了母亲那时给我做的麸面饼——真是又香又甜有味道……
    我的家住在号称天下归仁一个叫四堡(读pu)的小街上,位于宿城和泗洪交界处,脚下就是明朝太祖皇帝朱元璋时期筑的“太皇堤”。小时候,家里穷、姊妹多,父亲身体不好,全家生活重担就落在了母亲一个人身上。为了供养我们兄妹几个上学,母亲在生产队劳动挣工分的同时烙大饼,利用中午吃饭时间拿到四堡街上去卖,赚钱虽不多,但磨剩下的麸面做成的饼,便成了我们全家人的主食。
    那时候,乡邻们的主食大都是山芋、胡罗卜、玉米窝窝头,不是过年过节,我们家和大家一样根本吃不上白面做成的大饼或馒头,可那些年,我们家却连着吃妈妈做的麸面饼,吃得我们兄妹几个激动不已!
    麸面又叫麦麸子,是磨面的下脚料。妈妈把先磨下来的精面(又叫七0面或八0面)做成大饼,用篮子提到街上卖,磨剩下的麸面做成麸面饼留给自己孩子吃。看到别人家孩子上学带山芋窝窝头,而我上学带麸面饼,还往往让同学们羡慕我们家庭条件好。
   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视做小生意的人为“投机倒把分子”,要批斗,要当“资本主义尾巴”割掉。因此,母亲烙饼只能偷偷在夜间做,中午趁人吃饭时,提着篮子用纱布盖好拿到街上去卖。为了防止被市管人员抓到,卖饼常常是“打一枪,换个地方”。
    四堡与宿迁郭圩小滩只一路相隔,母亲卖饼时发现泗洪这边市管人员来了,就把篮子提到小滩地界卖,宿迁市管人员来了,就把篮子提到四堡地界上卖,和市管人员“捉迷藏”是常有的事。
    有一天下午,我放学回到家,见母亲正在哭泣,姥姥告诉我,中午母亲去卖饼时,不巧被市管人员“撞”上了,一篮子大饼被没收了。我和哥哥听后气愤地要去找市管人员“理论”,妈妈拽住我俩的手说:孩子不能去,他们会把你留在学习班里批斗的。
    当天晚上,姥姥不知从哪里赊来了一桶约20多斤的小麦,并告诉母亲:“快拿去磨面吧,不能让孩子明天上学没有麸面饼吃”!
    半夜里,我一觉醒来,瞥见母亲正在厨房的灶锅上烙饼,望着煤油灯下她老人家忙碌的身影,眼泪不知怎的,从眼角溢了出来。
    1977年,改革高考招生制度,我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,考上了师范学校。临行前,我拒绝母亲给我带白面大饼在路上吃的要求,仍坚持带上两块麸面饼,踏上了远去求学的路。
    后来,上学、工作、进城……再也没有见过麸面饼,但每当傍晚下班从街上走过,听到路旁传来公开叫卖大饼、糖饼、芝麻饼声音时,不由燃起我的乡愁,又思念起母亲当年烙的麸面饼……
(作者周继山 《宿迁日报》社)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