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濉河岸边我的家

发布时间:2018-01-15 15:40:43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满少萍
古栈道濉河的岸边,有着我的家。门前是青阳小学,书声琅琅;屋后是古徐濉河,温婉静谧,杨柳依依。
父母是船民,常年在长江淮河里随着船队跑运输,一年难得回来一次。所谓的家,只有我和哥哥俩人。父亲是山东大汉,传统观念极强,尤其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,在他的脑海里根深蒂固。他为了送哥哥上学,特意在濉河岸边买下了这两间小屋,让8岁的我来照顾哥哥的生活,挑水、买菜、洗衣和做饭。我每天看着哥哥背着书包去上学,很是羡慕;每天听着学校传出的读书声,常常会发呆忘了做饭。偶尔船队回来,我就嚷嚷着要上学,父亲说,女孩子上什么学?你照顾好你哥!
我跑到青阳小学想进去看看怎么上课,但看门的不让进。放学后又什么也看不到。于是,我就央求哥哥带我去他的学校——离家很远的大新小学!那个小学,没有院墙,也没有操场,连教室窗户上的玻璃都没有,空洞洞长着大嘴,吐出一串一串的歌声、笑声和读书声。我跟着哥哥进了坑洼不平的教室,老师跟我解释,报名需要户口本的,要到9月份才行,现在是3月份,并且哥哥上三年级了也不能跟他在一个班。于是,我每天悄悄地溜到教室后面的窗户外,偷偷的趴着窗口听课,为了不被老师发现,我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听,我看见一个老师把()没说成月亮,感到很惊讶,这不是月亮吗?一个早晨的月亮和一个晚上的月亮呀!回来我问了哥哥,哥哥说是括号,我也没懂!于是,我在心里焦急地盼啊等啊,盼着船队回来,盼着九月到来,盼着从船上把户口本拿来……
终于,船回来了!但是,无论我怎样央求父亲就是不愿同意我去上学,最后父亲生气了:你要再提上学的事就跟我到船上去,让你妹妹去照顾你哥……我立马妥协了——我不想上船,我要上学!我翻箱倒柜地偷出了户口本,犹如怀里偷了无数只小兔。
我上学了,在我11岁的那年9月!我终于坐在了没有校园、没有窗户玻璃也没有平坦地面,甚至连课桌也没有——只用一块长木板放在两个泥墩上,上面一排趴着8个孩子的教室。同学们的凳子有板凳有石头有土墩,我坐的板凳是捡来的一个树根!
没有书包,我用两块印着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手帕自己缝了一个;没有文具盒,我用医院装针水的小纸盒;没有铅笔,我到青阳小学倒出院墙外的垃圾里捡被扔掉的铅笔头,用小木棒绑着;没有胶鞋,雨天我就赤着脚、披着塑料布去上学。
上学的感觉真好!尽管每天放学后,我要先冲向菜场买菜,然后回来生火做饭,还要洗衣、洗被子、套被子。那两间小屋还经常漏雨,有年夏天,一连下了十几天暴雨,盆啊罐啊锅啊都用来等雨了,夜里轰隆一声,半面墙晕倒在大雨中, 于是风啊雨啊疯狂的窜进来,我哆嗦在角落里一直到天亮。
忽一日,沉静的大地随着改革开始了翻腾,翻腾中的家乡也随之换了新貌。于是,我居住的泥巴墙、麦草檐的老屋羞答答地换上了三室一厅的套装,洋气、大气、神气!比那老屋更舒适,还不会漏风雨。老屋的脚下,成了更加气派的青阳小学教学楼,每天活跃着、跳动着、嬉戏着祖国的花朵,未来的栋梁!
变迁后的母亲有些难以适应,很是怀念老屋,以及与老屋有关的濉河和依依杨柳。濉河里有她年轻时工作过的船队留下的回忆,每次船队离开濉河就等于母亲离开了我们,难舍;而只要船队回来进入濉河,母亲就像拥抱了久别的我们,笑容里带泪……哥哥只要听到船队的汽笛声,就会猴子一样迅速窜到屋后的那些柳树上,伸着脖子看啊望啊,来也看,走也看,汽笛声越来越近,激动的心,满脸是笑;汽笛声越来越远,满脸的泪模糊了我们的双眼……与母亲相逢的日子,是与她一起在岸边洗菜、洗衣或捉鱼虾的快乐时光。
为了抚慰母亲,忙于工作的我,在每年的大年初一,新年伊始,会放下所有的事务,以原县政府遗址(现南大桥北为)为起点,10里路为距离,按着东、北、西、南顺序,每年一个方向,用自行车带着母亲去县城的周边看看家乡的变化。我们四年一个轮回,母亲看到了家乡不断变换的容颜里绽现出的妩媚、成熟和日益丰满的富裕与喜悦。除了每年初一到县城周边,我有时还会带着她去湿地、穆墩岛、柳山湖看看,那里有着她太多的记忆:早年在湿地里的芦苇丛中逃难和摄取养活全家老小的水产品,穆墩岛和洪泽湖是她船队进出濉河的必经之路。母亲常常感叹,如今家乡的美好、生活的美好,感叹以前的日子是如何的艰难。而在她每个月不多的退休金里,总有一部分是属于那些不是她孙辈的孤贫孩子。她说,现在生活太好了,能多帮一点是一点吧。
在第三个轮回的开始,母亲出现了身体不适。我把自行车换成了三轮车。但最终,母亲还是追随父亲离我而去。我不恨父亲。从来没有。父亲的耿直和豪爽,给了我和他一样的秉性。我感谢父亲,给我不一样的人生!没了父亲也没了母亲的我,犹如一朵无根的浮萍,漂荡在人生的海面上,恍恍惚惚、战战兢兢,一瞬间没有了家的概念,尤其是在逢年过节之际,鞭炮声中,我会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——我对父母的爱,已经无法自制,尽管我已为人母为人妻。
多年来,每年的初一,我们仍然会出现在县城的四个方向。从城市到郊区,从郊区到野外。从当初的10里,到如今的20里、30里,年复一年,初一不变,变的是家乡和孩子一同成长的惊喜!从青涩的童颜到成熟的伟岸,从落后萧条到繁华兴旺,点点滴滴,滴滴点点,如夏花般绽开,如焰火般烂漫!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