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月落故乡

发布时间:2017-09-11 14:55:36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泗洪 张秀河
记忆中的许多珍珠,洒落在童年的乡下。
小时候,我只记得农历的日期,因为那时候,乡下人只记农历不记阳历的,每到元旦,我们都没感觉,一直认为元旦是城里人过的节日,可如今,在城里居久了,早已不知道农历的日期了。
这不,前段时间因事到乡下,看到所有的麦田都夏收结束时,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忘记了农种和农收时间。
晚上在姐姐家吃好晚饭,开车准备到县城住宿时,出门才发现,今晚是个有明月的夜,站在村头放眼望去,在西下的月光衬托中,村庄还是那么的安静……
我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,家乡的月亮给我留下的印象尤为深刻。在我的记忆中,月亮总是从茂密的树林中升起来,或金灿灿的,或红彤彤的,又大又圆,比村里唱戏的铜锣还要大。月亮渐渐升高,发出璀璨的光芒,天空变得晶莹剔透,星星如同宝石一般,地上像铺了白纱般一片银白,整个大地成了一个宁静而安详的世界。
由于那时候村里还没有通电,当月亮慢慢升高的时候,各家的饭也做熟了,人们端着饭碗,总喜欢窜门,一边吃一边天南海北,漫无边际地神聊,月亮就是人们头顶上的明灯。
如果饭后没有要紧的活计,人们是不会回屋点燃那盏豆大的小煤油灯的,依旧搬个小凳子或干脆蹲在村边的石头、木桩或碾子上,摇着蒲扇,张家长李家短,春种秋收,奇闻异事,无所不谈。有时看到孩子们聚过来,就有人开始讲鬼故事,静悄悄的,几十双小眼睛瞪圆了听,只听得人脊梁沟里冒冷气,有时一片黑云飘过来,遮住了月光,更显得阴森可怕。现在想起来,可能是《聊斋》一类的故事,当时确觉得十分的有趣,直到月色西沉,有的人已经响起了鼾声,人们才慢慢散去。不时传来几声狗叫,又听到二奶奶在自己门前喊:“小癞子,还不回家睡觉来!”趴在石凳上打盹的小癞子便一轱辘骨碌爬起来,就像老鼠一般向家里窜去——他是害怕他爸爸的巴掌。
回首这样的时光,那各色景致中有一个共同特点:瘦。具体地说,夜色中,人影瘦瘦的,树影瘦瘦的,小路瘦瘦的,甚至连月光也瘦瘦的。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当时的景致,那就只能是“干瘦”了。但是,干瘦的日子有干瘦的味道,日子虽然干瘦,精神却一点也不干瘦。
村里一直到了一九八四年的时候才通上了电,那时候,村里还没有电视机,我们虽然上了学,但我们的作业都很少,每天晚上出去玩成了孩子们的必修课,家长是从来不管的。在朗月的晚上,农家低矮的土墙边,村边打麦场里,到处都是孩子们的身影,呼朋引伴,东奔西跑,或捉迷藏,或玩打仗,稚嫩的童音在空气中回荡。偶尔村里放电影,孩子们老早就搬着小凳子来站位置,卖砸炮的、吹糖人的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,小贩的叫卖声、孩子的嬉闹声、大人的呼唤和训斥声,简直比集市上还热闹。电影开演了,场面一下子静下来,在明净的月光下,房顶上、树杈上、墙头上、草垛上,黑压压到处都是人。随着电影情节的起伏,人们或悲或怒或发出阵阵哄笑,直到电影结束,方才一边谈论一边心满意足地散开。此时,如水的月光悄悄照亮了人们回家的路。演电影是十分难得的事,一年不过三五回。慢慢的,吃的用的东西似乎多了许多,二奶奶做了八十大寿,小癞子也做起了承包商。
这样的时光,给人的感觉是丰满,因为一切都很丰富多彩。
淳朴的乡村养育了我的生命,美好的月光给了我清澈明净的胸怀和细腻的情感。多少年过去了,如今,我已经移居无锡这座城市多年,但乡村的月亮在我的脑海中清晰如旧。城市的霓红冲淡了夜色,月亮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,只是悄悄躲在屋顶或高楼的夹缝中向下张望。偶尔抬头望见月亮,似乎也是淡淡地显得苍白无力。
月还是原来的月,乡还是原来的那个乡。珍珠一般的往事,总是可以串成项链来享受的。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