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院中那棵楝枣树

发布时间:2017-08-14 15:42:33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孙洪然
 
在我家中的小院,曾生长着一棵浓阴茂密、亭亭华盖的楝枣树。
这棵树长在东厢房的西墙外窗户下面,由于它紧贴着墙壁,所以不至被拔除或踩踏而死。它可能是家中建房时,随着採墙的泥土一同来到家中的小院,而后被压在重重的墙土之下,得以生根发芽,破土而出,从而在我们一家人都陌视它的日子里,一天一天的长大。而后又歪歪斜斜离开墙壁,向上伸展,主杆直长到高出屋檐,那些枝枝丫丫才如获得自由的小猪仔子一样四处逃散,把靠西的一面屋顶盖个严严实实,只能洒进星星点点的阳光。也把家中小小的院落遮挡,如天空中撑起一把高高的伞。
家中的小院是用一根根如我八九岁时的手臂一样粗细,七拐八弯不太直溜的杂木棍围成的,虽然不算美观,到也很牢固,院门也是用同样的木棍捆绑排钉而成,小猪小狗小羊们很难拱得进来,这棵成长中的树未曾遭到一次猪狗羊们的侵袭,它也才得已如旷野里杂树一样顺利成长,未遇任何挫折。
家中院外的房前屋后还生长着其它几棵树,杨树长得又高又直,枝杈恣意横生,像村里长得又高又壮的男孩,咄咄逼人,总是欺负弱小的男孩,而且夏天会长毛辣虫。槐树枝干虬扎,枝丫上长满带刺的针,像村里厉害的女孩,我们兄弟几个都不是招惹是非的人,便敬而远之,唯有这棵长在小院中的楝枣树,中规中矩,不事张扬,亲切平和,我少年的许多光阴都在这棵树下度过。
在楝枣树还没长成大树的少年时期,放学后,我常常搬一个小板凳坐在树下读书写字。因为楝枣树下既没有多少太阳,还没有蚂蚁和蚊虫叮咬,我可以安静地做着老师布置的作业,享受着楝枣树的保护。后来,在一本书中看到,楝枣树可以吸收二氧化硫和生物驱虫、杀虫,对蚂蚁、蟑螂、蚊、蝇和一些无名的小虫有非常明显的驱赶效果,还可以净化空气呢。
几年后,这棵楝枣树在慢条斯理中长成了一个杆形潇洒,枝叶秀丽,浑身散发着淡雅芳香的青年树时,每当父亲从外地回来,总是把我们姐弟几个拽到楝枣树底下,让我们搬来凳子坐在上面,把母亲烧好的一大锅热水打来,为我们洗头、捉虱子、剪指甲,清理个人卫生。小院浸润在一缕缕淡淡的花香和皂香中,我们如一群安静的羊羔躺在丰美的草丛间,享受着父亲大地般的疼爱。
在父亲为我们姐弟几个忙忙碌碌时,家中已经两岁的阿黄跑前跑后的,亲亲这个人的脚又扯扯另一个人的裤腿,很是兴奋,斑驳的阳光洒落在它的身上,把阿黄涂成了阿花。当父亲为我们洗完后,拖过一只小板凳坐下来,靠在灰褐褐的楝枣树杆上,点燃一支烟,嘴里冒着一团一团青烟时,阿黄便乖乖地躺在父亲的脚前,望着从父亲口中吐出的那一缕一缕慢慢扩散开去淡蓝色的烟雾,眼睛柔柔的,似乎它是我们的又一个兄弟。
春天来时,当院外那几株最先获得信息的杨树,枝头缀满了淡绿色的铜钱大小的叶片时,楝枣树的枝头才懒懒散散地放出几分绿意。它不像成熟早长得快的杨树,花絮飞扬,飘落凋谢,钻人眼鼻,遭人讨厌。五月时,楝枣树花才缀满枝头,淡淡紫色,若翩翩少年,英气飒爽,给人带来一片欣喜和愉悦,与晶莹剔透槐树花,相恋相依,使得槐树花若少女一般更加娇羞,芬芳迷人。
这个时节,也正是芒种麦收的当口。我们随着母亲从野外的麦田里回来,已是汗流浃背。我和二弟将屋里的小饭桌抬到花繁叶茂的楝枣树下,一家人坐下来喝水、吃饭、谈论着下午的麦子如何收割。
楝枣树是落叶乔木。长着对生小叶时,呈卵形或披针形,锯齿粗钝。叶互生时,为奇数羽状复叶。叶老时光滑无毛。花在开到一个多月后,淡紫色小花朵旁,便开始生长果实。果为椭圆形或近球形,熟时为黄色,内里还有多粒黑色种子。
听老人们说:楝枣树要结枣至少得有十年的功夫。
楝枣比一般的枣子要小,比枣子坚硬,不能吃,但可以入药。百度上说:根皮及茎皮有毒,果实的毒性最强。如果误食会造成头痛、呕吐、恶心、腹痛、腹泻、昏睡、抽搐、血压下降、呼吸麻痹而死亡。
每年的暑假,我和表弟月好、玉好、计划子经常在树下走羊窝。中午时分,趁着家中没事的空儿,我们爬到树上采摘下一大捧楝枣,然后在树底的浓荫下挖出两排小洞,每排五个共十个洞。用手抓起,每个洞放五颗楝枣……
楝枣树越长越大,树叶也越长越浓,它已经长成为成年的树了。浓密的叶子长期遮盖着屋面,苫盖在屋面的茴草长期得不到阳光的照晒,水汽不能蒸发,茴草逐渐腐烂,家中每年都要请人对屋面进行一次修缮。
楝枣树埋在地下的根系越来越发达,变粗变壮,四通八达的延伸,顶着墙根。树杆也越长越粗,它贴着土墙胀坏了墙壁。在它长到老年时,已经危及房子的安全,家中就把它砍伐,剖成木板,堆放在院子里让阳光照晒。家中的阿黄也随着楝枣树的砍伐一同被宰杀,它就被请来的庄邻吊死在树丫上。它靠着树杆,眼里望着我们兄弟,带着留恋,但它没有遗憾,它已经很老了,陪伴着楝枣树的成长过完了幸福的一生。
再后来,家中请来了圩里高台子上的木匠七外公,他哼哼嗨嗨地敲打了几天,把这些已被破好的木板弹线、锯齐、刨平、凿眼、合榫,打成了一张八仙桌,摆在家里作为招待来客或逢年过节时家庭聚餐用。又过几年,我们都到外地工作了,二弟最早搬到城里居住,这八仙桌就被二弟带到城里了。
如今,这张八仙桌已经有快三十年了,每每在二弟家看到它时,就让我想起那棵亭亭如华盖的楝枣树,想起在树下那曾经的快乐时光。
 
2016-12-28
[作者简介]
孙洪然,江苏泗洪人。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宿迁市作家协会理事。在《青年作家》《参花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淮海报》《宿迁日报》《宿迁晚报》《楚苑》等文学刊物及报纸发表小说、散文100余篇,有多篇作品获奖。
通讯地址:江苏省泗洪县教育局督导室
电子邮箱:shr6696@163.com  QQ:294872282
微 信 号:sunhongran_6696(枫红染秋)
联系电话:13951396696   邮政编码:223900
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