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有个女孩叫小薇

发布时间:2009-11-06 16:41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点击:

 

有个女孩叫小薇

 

◇ 石 岸   

    和我家住门对面的女孩,名叫小薇。小时候的小薇,长得不算太漂亮,但气质还不错。她的眉眼神情有些特别,常常让我联想到香港歌星王菲。

 

      小薇的母亲是我们单位里一个主任医师。我们都叫她李主任。人到中年的李主任,面相有些阴冷。一对不大而且有些深陷的眼睛,总是冷冷地看着你,看得叫你心里发毛。我没见过小薇的父亲。据说,在小薇五岁那年,那个男人有了外遇,于是弃下她们娘儿俩,和那个女人私奔了。李主任至今没有再婚。听说这可能与她母亲有关。小薇的外婆我倒是见过。李主任和她母亲简直相像极了,也是整天阴沉着脸儿。据说这个老女人在劳改农场里当过管教干部,也是年轻时就和丈夫离了婚。小薇后来有一次对我说,在她外婆眼里,天底下可能所有的人都是罪犯。这个老女人据说经常告诫她当主任医师的女儿: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。

 

      李主任刚和我做邻居的头两年,那老女人还经常来探望她的女儿和外孙女。有一次我在楼道里和那老女人相遇。她可能只是无意向我瞟了一眼,我就感到那目光冷得让人如坠冰谷。当时,我就想,完了,她女儿不会再嫁人了。不知为什么,我甚至无端地为小薇担起心来。而小薇那时小学还没有毕业呢。

 

      有一天,已经上初中一年级的小薇放学了,搬着一辆笨重的自行车上楼,显得十分吃力。我说,小薇,我来帮你搬吧。小薇似乎很勉强地笑笑说,不了。谢谢叔叔,我自已行。我知道这小姑娘在跟我客气,我还是不由分说接了过来。我说,小薇,这不是你的车子吧?小薇撅着嘴巴说,这车子是舅舅的,我的车子被人偷去了。到了楼上,小姑娘脸上才有了真正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  第二天,李主任在门前主动和我搭话。她说,小薇昨天跟我说了,那车子是你帮她搬上来的,太谢谢你了。唉,那车子又笨又重……李主任由她女儿自行车被盗,谈到了如今令人忧虑的世风;她还谈到了贫富两极分化、官员腐败什么的。在我的记忆中,李主任好像是第一次和我说了这么多的话。我一边下楼梯,一边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付她。不知为何,我又想起了她女儿昨天看着我的那种狐疑的眼神。

 

      大约半个月以后的一天,我听到有人敲门,当时我正在卧室里看电视,是我妻子开的门。听声音是对门的李主任。原来是她家的煤气用完了,想请我帮忙给重换一罐。她家现成的,就是因为不知该往哪个方向拧阀门,因此她显得束手无策。作为男人嘛,这事对我确实不在话下。妻子话还没说完,我就没好气地说,你去对她说,你就说我不会!妻子说,你这是干嘛呀。人家求上门来了,你该给个面子吧,再说大家都是邻居。妻子见我躺在床上不动,又问,她得罪过你?我没再说什么,默默地走出卧室。

 

      有一天,我邀朋友们来家里小聚。那天晚上闹腾的动静可能大了一些。第二天,李主任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,你看,咱们做邻居都好几年了,我竟然不知道你是个作家。我说,李主任,实在对不起!昨晚上可能影响你休息了。李主任说,看你说哪去了。我是偶然听到的。我想请你什么时候有空能给小薇辅导一下作文?她的作文总是写不好。

 

      她的目光相当温和。当时我想,她过去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,可能是我的错觉吧。

 

      一个星期天下午。小薇兴冲冲地来到我家。她说是她妈妈叫她过来的,想请我给她辅导一下作文。我给她削了一个苹果。她一边啃苹果,一边参观我的书房。她不时地发出赞叹:啊呀,叔叔,你家的书真多呀!叔叔,你是不是想开图书馆呀?后来,她就在一个椅子上很安静地坐着。她歪着脑袋,好像在出神地想着什么。当时我正在翻阅什么资料,她突然转过脸来,冲着我笑了笑。似乎有些害羞地说,叔叔,你的眼神特别像我爸爸呢。

 

      转眼几年过去了。小薇考取了北方一所医学院。作为邻居,我们夫妻俩都去给她送行。在酒席上,小薇显得神情萎糜。她说,我这大学完全是替我妈上的,否则,她会很伤心的。李主任有些难堪。她摇着头对众人说:唉,这孩子太不懂事了。她将来也许会理解我这一番良苦用心的。小薇突然很高兴地走过来对我说,哎,叔叔,我现在上大学了,这下你该把你的小说拿给我看了吧。她见我有些愣神,就说,叔叔你忘了吗,我上初一的时候,你答应过我的。

 

      又是几年过去了。有一天深夜里,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给惊醒。是小薇。这倒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。她首先向我表示歉意,说不该打扰我的好梦。只是她家里没人,她母亲有可能值夜班去了,她才把电话打到我家来了。我问,小薇你有事吗?她说,没事。其实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。嗨,一个多月前,我给你写过一封信,你收到了吗?我如实回答说没有。她说,太遗憾了。我有许多事情都在那封信里跟你说了。我说,那你现在就跟我说说吧。对方突然沉默了下来。我说小薇,你怎么不说话了?小薇叹了口气说,叔叔,我现在不想跟你说得太多,我现在的心情特痛苦。唉……我对我妈既恨又爱。她接着说,她当初不该让我报考医学院的。我说,你妈完全是为了你好。好什么!她的语气很不屑:我不想整天面对那些血淋淋的东西。我说,那你想干什么?她说,叔叔,我现在不想告诉任何人。等我以后考虑成熟了,再告诉你好吗?再见!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
 

      今年春天,李主任被外省某医院高薪聘用。不久,她搬了家。她搬家的那天,她母亲也过来了。我记得,这个对男人似乎有着深仇大恨的老女人,已经好久没有在她女儿家里出现过了。据说,她们母女之间有着很深的隔阂,常常会因为一些锁事而吵得不可开交。到底年岁不饶人,几年不见,这老女人的脊背明显的有些驼了,稀疏的头发也白了许多。李主任喊我过去帮忙的时候,她对我好像视而不见。她的眼睛多少有些浑浊了,但我仍然能够感到她那目光的阴冷。

 

      好在这一切都结束了。我的新邻居是一对刚结婚不久的年轻夫妻。

 

      今年初夏的一天,我所在的科室主任把一封信匆匆交到我的手上。他说,实在抱歉得很,这封信放在他的一个不常用的抽屉里,被他忘掉了。今天整理东西才发现。这封信正是小薇寄给我的。我一算,已经将近一年了。

 

小薇在信中谈了她的许多苦恼。其中有一点去年在电话里她没有向我透露,她说她谈恋爱了。这个男孩子很帅,她说她很爱他。可是,那男孩子却提出要和她分手。原因是他接受不了她的眼神。说她的目光就像审罪犯似的。小薇在信的最后写道:叔叔,您能来一趟柳城好吗?我想见您。我从小没有父亲,没有父爱。你知道我的心头压着一块难以融化的冰吗?

 

      那天晚上,我彻夜不眠。

 

      第二天,我决定北上柳城去看看她。从她的信中,我总觉得这孩子在哪方面出了一些问题。但我能帮她做些什么呢?我犹豫了。我几乎就要取消了这次行程。我清楚得很,时隔一年的今天,小薇已经大学毕业。她可能早就离开了学校。柳城是一个有着二百多万人口的大城市,人海茫茫,我能找得到她吗?犹豫再三,但我还是决定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 列车于当天晚上六点抵达柳城。天色渐暗,柳城已是华灯初上。车站广场上人群熙来攘往,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。一个报童大声吆喝着向我走来,我要了一份《柳城晚报》,随手翻阅起来。只见头版显著位置一个醒目标题映入我的眼帘:《少女唆使男友,杀死禽兽义父》。上面写道:昨晚九点左右,在我市洪都小区发生一起命案。一个五十余岁男子被害家中。犯罪嫌疑人已于当天夜里向警方投案自首。此人名叫赵小薇,女性,今年二十一岁,某医院内科医生。据初步审讯……

 

      我的头脑一下就懵了,报纸从我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