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母亲住院

发布时间:2015-03-03 08:48:43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知道母亲发病的消息,我们还在上海。
母亲今年七十八岁了,身体一向很硬朗,走起路来很有点健步如飞、虎虎生风的感觉。也正因为此,我与妻子才放心利用休假到上海看女儿。不想,在我们离家两天不到的时间里,出事了。
我与妻子是当天下午5点多到上海的,女儿到车站把我们接到了租赁的房屋,刚进屋,妻子就对女儿说,打个电话给你奶奶,就说我们到上海了。女儿把我们安顿好后,便打电话,结果电话没人接。我们就以为母亲出门去了。
母亲一向是很注重锻炼身体的,每天早早就起床到外散步,春夏秋冬从来不误,每天晚饭后也是如此,似乎这样的锻炼早已成为她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了。不太好的是,母亲的散步总是没有时间概念的,有时一个小时左右,有时几个小时。我们也经常说母亲,让她不要在外呆的时间太长,人会疲劳,对身体反而是无益的。母亲嘴上应着,却从未入过心,当然也还是愿意在外呆几个小时,就呆几个小时。这让我们很无奈。也想过一些办法,给她买过手机,母亲却总是把手机丢在家里,一打便会听到手机铃声在家中响起。实在无招,我们也只好由着母亲这种不规则的锻炼方式。也正因为这样,女儿打家中电话没人接时,我们就以为母亲或许是出门散步去了。
第二天上午,因不放心母亲,在妻子的催促下,我又多次打家中电话,电话还是没人接。是到亲戚家去了吗?我这样想,因为,在同一个县城里,有几个亲戚在,母亲偶尔也会去的。还有一些经常和母亲一起散步的老人,母亲也偶尔会去的。因而就想,晚上再打电话吧,那个时候,母亲一定会在家了。结果,晚上打电话还是没人接。
母亲能到什么地方去呢?忐忑了一夜,第二天等女儿上班后,就又接着打家中电话,仍是没人接。终是放不下,就打电话给亲戚,问亲戚母亲是不是在她家。亲戚当时正在菜场买菜,接了我电话后,说买完菜到我家里看看。我是等不及了,就又打另一个亲戚的电话,那个亲戚告诉我,母亲不在她家,说现在就到我家去看看。结果,当亲戚敲家门时,母亲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她,自己躺在卫生间里,已无力打开门了。我再次打电话给亲戚寻问母亲情况的时候,亲戚说,母亲在家中病了,正叫开锁的人来开门,叫120来救人。听到此讯,我慌了,立马与妻子从上海向家赶。
回家途中,我不停地打电话寻问母亲的情况。亲戚告诉我,母亲还能说话,正在医院里抢救。就又打电话给医院的朋友,让他问问母亲的情况,不一会儿,朋友给我发了个短信,说情况尚好。情况尚好!坐在车上的我,心才稍稍安稳了些。
母亲怎么会突然发病呢?我们离开家的时候,她的身体是很好的呀?怎么我们刚离开家就病了呢?我不解。
晚上六时许,我与妻子赶回县城,没顾得上回家看看,就直奔医院抢救室。
母亲躺在抢救室的床上,鼻子里插着氧气管,身上吸着多根监测身体体能的管子和线路,还插上了导尿管。看着病床上的母亲,我潸然泪下。
母亲看到我们,急促着告诉我,是谁给了买锁的钱,是谁给了救护车和住院押金。又告诉我,在她卧室的柜子里的一床棉被里收着一万元钱。又交待我把钱拿来,还给亲戚们。
我安慰母亲,让她少说话。又告诉母亲,让她不要操心钱的事,我会还给亲戚的。母亲还是放心不下的样子,一会儿又在说,在我反复的保证后,母亲才不再说钱的事,却又在向我述说她发病的经过。
护士进来了,护士告诉我,母亲是脑出血,让她少说话。我就又反复劝母亲要少说话。但母亲却静不下来,一会儿睁开眼看看我,一会儿又忍不住地说话。母亲的说话很零乱,一会儿是说钱的事,一会儿又说她发病的事,颠三倒四的,让人听不明白,也理不清。我就又劝母亲不要说话,告诉她脑出血的病人要静养的道理。
母亲似乎听懂了我的话,不再说话了。而抢救室里又如何能静得下来呢?同室的另一个病人似乎病情在加重,医生护士来来往往着,病人的家属也在不停地讯问着,室内的嘈杂可想而知。母亲紧闭着眼睛,似乎想躲避这些噪音,但噪音是无孔不入的,又如何能躲避得过去!我看着母亲有些烦躁而又无奈的表情,心中不觉涌出一种酸楚。
好不容易,另一个病人稳定下来,室内也安静了,母亲也平和下来,慢慢入睡了。看着熟睡中的母亲,回想着母亲对发病经过颠三倒四的述说,我慢慢梳理着,母亲发病的经过,也就慢慢在我的脑海中清晰起来了。
那天,我们是早晨8点左右离开家的。我们走后,母亲就开始了她的忙碌。先是把自己床上的被子拆了,准备重新铺新的被子,正忙间可能又想起了腌制雪菜,于是又丢下了被子,忙着上街买雪菜。雪菜买回后,放在楼下晒着,自己又回到楼上忙这忙那,下了碗面吃,又接着到楼下把晒了的30斤雪菜弄上楼。虽说我们住的是三楼,但算上地下室,我们住的楼层应该算是小四楼了。这样母亲把30斤雪菜弄到楼上,又到地下室把腌菜的陶瓷缸拿到楼上,那时的母亲其实已经是很累了。但母亲自己感觉挺好,接着淘菜,淘完菜腌了一把雪菜后,母亲突然感觉不对了,左腿麻木起来,接着,便慢慢歪倒在地……
不知过了多久,母亲可能是感觉冷了,就挣扎着起来,挣扎着爬上床。母亲说,那个时候,她其实已经是半阴半阳了,不时地出现幻觉,感觉着我们的房子变了,变得让她陌生起来。于是,母亲叫我们,却听不到我们的回音……
又不知过了多久,母亲要小便了,便又挣扎着上卫生间,到卫生间门前,母亲再次倒下了……母亲说,她很想站起来,却没有劲,她很想把门打开,让上下楼的人看到她,却无力打开门。于是,她挣扎着,隔离柜上的钟被她弄到地上打碎了,进门吧台上的鱼缸也在她的挣扎中被打碎了。家中一片狼藉,母亲却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……
这样想着,我的眼泪不觉流了下来。
我不该把母亲一个人留在家中啊!虽然母亲的身体还比较好,但她毕竟是78岁的人了,这个年龄段的老人,是什么突发情况都可能发生的啊!可我……
我很自责,耳边突然想起那句古训:父母在,不远游。
是啊,父母在,不远游。在今天的中国,会有多少像母亲一样的老人啊,但愿他们都能在儿女的陪伴下快乐幸福地生活着,不要让他们孤独,不要让他们寂寞,不要让他们在期待中承受牵挂与惦念、承受思念和身体不适的痛苦(张克社,县党史委)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