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做一杆嘉荷

发布时间:2015-03-03 08:47:35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每一种花,原本只想做它自己,世人偏偏冠以诸多花语,更被囚在一盆一瓮之中。即便接天蔽日大片栽种,含苞欲绽时往往被拦腰斩断,送至花店中任人染指。若花真有语,宁愿长在深山人不识,随意开落,圆满终生。无名野花不虞此劫,在路边野地蔓自招摇,只是适合扎根的领域愈发局促。
那些被频繁赞美的花中,唯有荷,有着出世之名,更有着出世之姿。她在佛前供奉,菩萨的宝座,飞天手中执的一枝。在凡世相赠的花束中,没有荷的身影。
可是凡人也爱她。
爱她无穷碧的壮美、映日红的妩媚。十亩荷塘,人行其间如置身绿云。红莲白莲立在水中央,含苞的,是书写天空的大笔;绽放的,是敬献碧水的酒盏。想象自己是瑶池仙子,一转身就老却几个寒暑。
爱她的“莲子已成荷叶老”。街头贩卖的莲蓬多已熟极,味苦肉糙。某次泛舟湖面,折下最新鲜的几头剥而食之,才知道莲子如此清甜。有一头没舍得吃,留到次日,味道已同街上所鬻。每年盛夏,母亲都会买大堆莲蓬,用短粗多皱的手指细细剥出莲子,染得指甲青黑。再晒干包好,交到我手中。煮熟后软面酥烂,又有莲心的清苦。味道一如母心。
爱她的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。那样疏落的声响风致,断了多少人的肠,又成全多少水墨丹青的影像。
爱她的“初弄藕丝牵欲断”。平凡质朴的菜蔬,出自污泥,却莹白如玉。可生食凉调,老北京爱用菱藕芡实等鲜物加冰块做成冰碗,是消夏的恩物。南方的藕粉清甜、藕夹酥脆。北地与南国一样喜食这荷的根。
还爱那些跟年少有关的记忆。从沟塘里折下荷叶,就是最好的凉帽雨伞。蝉嘶正沸,没有一个孩子惧怕阳光。初中课本里读到《鲁提辖拳打镇关西》,劈面掷在郑屠脸上的肉臊子就包在团团荷叶中。
这世上还有哪种植物,花开大美,又通身于人有益?我再想不出另一种。
那些清廉高洁的品性,都是世人所加。荷只安心做好自己。花朵妩媚,不过为招来蜂蝶,传粉结实;莲子被重重呵护,也只为在水渍泥污中立命安身。所以,才有千年古莲子萌芽盛放的奇观。荷是位太好的母亲。
荷最幸运处,因其硕大,不宜盆栽,得以回归湖塘,少被豢养。临水照花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。
这拖赖于人类生活空间的日益逼仄,曾经,深深庭院里常置缸种荷,如今的园林也不乏盆荷——不知荷花乐意与否。
微茫水面,“惟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天真”,荷们因自由而绚烂。烈日或暴雨,她们都柔顺承接,这是生命中应有的历练。秋深之时,还水面一片洁净。待来年夏日,婷婷露尖,伞盖再举,铺绿碧天。不枝蔓,不招摇,安安心心,做一杆嘉荷。(程艳,笔名程果儿) 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