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默默的小河

发布时间:2016-09-05 12:39:02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我的家乡有一条小河。它很小,名不见经传。它经年累月,默默流淌。它是孩子们的乐园,家乡人的生命河。
小河从遥远的地方来,自西而东。它穿过荒谷,淌过丛林,绕过断崖,转过飘着炊烟的村镇,来到我们的庄前,又潇洒地奔向洪泽湖,投入大海的怀抱。河水淙淙,河床平坦,水清透亮,游鱼翱翔。河中长满水草,岸上开遍野花。春夏时节,花香阵阵,绿草茵茵,岸上牛羊吃草,水中鹅鸭“嘎嘎”。多少年来,河边的人祖祖辈辈在河边耕耘,靠小河哺育。
小河悠悠,历史绵长。祭马井传说美丽,曹真人故事感人。凤凰墩石刻向世人昭示小河的历史与中华民族的灿烂文明一脉相传;惊天地,泣鬼神的朱家岗伟大壮举被永远定格在世界反法西斯的历史瞬间。
河上有一座石拱桥,大概有一、二百年历史吧。桥面损坏,坑坑洼洼;桥栏脱落,剥剥斑斑。它经历了世间的风雨,见证了岁月的沧桑。它给人们的交通提供了方便。每当我从桥上经过时,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。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在桥上玩耍,我和爱人就是在桥上相亲的。现在我和爱人经常来到桥上,摸一摸当年摸过的桥栏,坐一坐当年坐过的桥墩,听一听河水的“哗哗”,闻一闻空气的芳香。重新感受到了初恋时的温馨与浪漫。
河边有一棵老桑树,到底有多老,村中最老的人也说不清楚。它的干需要两三个人才能合抱过来,树头象一把大伞,遮去了很大的地方,枝枝叶叶,密不透风。它白天遮骄阳、夜晚挡露水。每到夏天,大树就成了村里的“俱乐部”,白天,人们到树上采桑叶、吃桑枣,在树下聊天、打牌,有人甚至把家务事也带到树下来做。晚上,树下又成了人们的天然大床,人们各自从家中拿来芦席,塑料布铺在地上睡觉过夜。记得我八岁那年的一个晚上,我和别人一起来到树下睡觉,口袋中装着母亲刚炒的鲜玉米,爽甜酥脆,香气四溢。许多人都向我要,我舍不得全给他们,就留下一点第二天吃。我小心翼翼地把剩下的鲜玉米枕在头底下。当我醒来时,一粒炒玉米也没有了,急得我当时大哭一场。这件事后来在很长时间内都被人们当做笑料来谈。
小河一年四季都是孩子们的乐园。阳春时节,大地复苏,河边野菜鲜嫩,野花芳香。孩子们跑到河边挑菜、摘花、放风筝、做游戏;到水中逮鱼、捉虾、掏黄鳝、摸海螺。仲夏暑期,学校放假。小河更加热闹,笑声不断。他们有的爬到树上摘桑叶、捉知了、捣雀窝;有的在岸边割草、放牛羊、放鹅鸭,累了、热了就下河洗澡。晚上随大人到桑树下夜宿。秋天的小河也不寂寞,孩子们放学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拾来干草树枝,把鲜玉米、鲜豆荚放在树枝上烧熟吃,美其名曰“烧窑”。吃完“烧窑”,每人脸上、手上、衣服上都是黑灰,回家被大人打一顿是逃不掉的。冬天白雪茫茫,封冰的河面又成了孩子们的竞赛场。大概还是我八岁那一年夏天的一个晌午,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河中玩耍,每人都一丝不挂,大家都玩得很尽兴。玩的时间长了,有的说累了,有的喊饿了,都准备回家。其中最大的一个伙伴说:“回家干什么?旁边有大西瓜,我们剋西瓜去。”于是我们就光着身子跟着他去偷瓜。见到西瓜,每个人都忘乎所以地吃起来。突然,看瓜的王大爷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大家先是一愣,然后撒腿就跑,王大爷跟后就追,由于每人都没有穿衣服,他一个也没抓住。追着追着,王大爷被瓜秧拌了一跤,跌了个“狗啃泥”。“哈哈”,小伙伴一阵大笑,气得王大爷七窍生烟,直翻白眼,待他爬起来再追时,我们早已“扑通”、“扑通”跳进水里不见了。
当历史进入21世纪的时候,小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现在小河上又架起了新桥,水泥路通入了村庄,村民盖起了新楼。河边的人再也不是传统的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庄稼汉,而是一些学科学、懂科学、用科学的现代化农民,他们一直在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装扮小河,美化家乡。
小河淙淙,默默流淌。它是家乡人的生命河、幸福河。我爱家乡的小河。愿小河的明天更加美好。
(张修美)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