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 | 江苏 | 泗洪 | 宣传部欢迎您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
首页 | 新闻外宣 | 精神文明 | 全民创业 | 社科理论 | 宣传文化 | 文学艺术 | 部务公开

谢嘴村前的十座坟茔

发布时间:2016-09-05 12:36:34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太平镇谢嘴村前有十座抗日无名烈士墓。谨以此文纪念为抗日战争胜利而牺牲的英烈们。
泗洪县太平镇谢嘴村前有十座紧挨相邻的特殊坟茔,坟茔里埋着十名英烈的尸骨。村里人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也不知道他们的家乡究竟在哪里,可村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是抗击日寇的无名烈士。
1942年,抗日战争进入到了最为残酷艰苦的阶段。这年冬天,我淮北大地已是寒风凛冽、雨雪交加的季节,日寇纠集近万人的部队向我淮北根据地进行了大规模的疯狂“清剿”,尤其是对我淮北中心区的半城、孙园、青阳、新行圩子等地,进行了“分进合击”的“扫荡”。妄图一举歼灭我新四军主力及淮北党、政军机关于洪泽湖畔。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,新四军主力决定先跳出敌人的包围圈,把处于内线作战的被动地位,变为外线作战的主动地位,向敌人侧后迂回,集中力量,寻机歼灭敌人。1942年12月某日,我新四军某部一小分队为掩护大部队战略转移,在泗洪某地与日寇发生遇战,终因寡不敌众,被迫撤退。(那是个特殊年代,没有历史文字记载这次战斗发生在泗洪何地,谢嘴村的老人只记得是从孙园车路口那一带过来的。1973年有位老八路(或是新四军老战士)带着他战友的女儿来迁坟,遗憾的是,当时无人留心记下这件事,村中人至今也不知这十位烈士的姓名。目前,谢嘴村前还有九座无名烈士坟茔,作者只能从村中老人零星碎片的讲述中记下一些零散的片断故事)。
这天,天空飘过朵朵愁云,太阳也阴沉着脸。下午两时左右,一支三十余人的新四军小分队撤退到了成子湖西畔一个普通小村庄——谢嘴村。饥饿和疲劳让这支小分队已显得十分疲惫,战士的脸上还挂着战斗时留下的硝烟痕迹。就在一个多小时前,他们正在和日寇作殊死搏斗。激战中,他们的战友有的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,有的在战斗中负了重伤。他们在战斗中结下的那兄弟般情谊,让他们即使在“撤退”的生死紧急关头,也没有丢下死去和身负重伤的战友。
他们背着战友的尸体,抬着身负重伤的战友疲惫地来到谢嘴村。村民们赶忙烧锅做饭,给他们送来了热水和饭菜,腾出房屋让他们得以片刻的休息。村民们卸下了自家的门板拆下茅草房上的芦席,掩埋了战士的尸体。据谢嘴村现任村长谢永高说,他父亲谢宜胜生前经常跟他们讲起这些事,其中讲到,有一个十几岁身负重伤的小战士在战斗中肠子都被打了出来。谢永高的奶奶用家中仅有的半碗粗麦面做了一小碗面条给他吃,小战士望着碗中的面条,脸上露出了微笑,一副很感激很知足的样子,眼中泪珠滴到了碗中,他嗫嚅着吃了两口后,口中的面条还没有完全咽下,头往旁边一歪,永远地闭上了他那双年轻而又美丽的眼睛。
那是个特殊而又残酷的年代,新四军的小分队稍作休整后,他们匆匆告别了这里对待他们向对待自子亲人一样的乡亲;告别了刚刚死去的亲爱的战友,向东北方向成子湖边追赶大部队——投入到新的战斗中去了。十名新四军战士的遗体掩埋在了成子湖西畔的一个普通的小村庄——谢嘴村。他们没有留下姓名,也没有留下家乡住址。
-解放后,村里在这十座坟茔旁建起了学校。十名烈士虽然没有留下姓名,但村里的百姓没有忘记他们;这里的学生孩子们没有忘记他们。每逢“清明”,学生们都会到坟前给他们添坟、祭扫;逢年过节,老百姓会到他们坟前烧纸、在他们的坟茔上添土。
这里的每一棵小草、每一朵小花都记着他们,小草为他们歌唱,花儿为他们绽放清香,这里的高粱、大豆、小麦、稻米······都记着他们,因为他们的鲜血早以渗透了这片土地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每一条小溪、每一寸土地啊!都记着他们。
上世纪九十年代,兴起“平田整地”,老百姓宁可扒掉祖坟,可他们的坟头,没有人动过一锹。
如今,这里的土地集中流转了,“大户们”要平整土地,统一“规划”,可他们的坟头,还是没有人动过一锹。
值得告慰英烈是,你们的鲜血没有白流,我们正昂首阔步朝着中国梦的方向胜利前进。你们虽然无名,但在老百的心里,早已为你们树起了一座永不退色的无字丰碑。
(三 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

中共泗洪县委宣传部 主办 Copyright © 2012-2015 SHXCB.GOV.CN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527-86888888 邮箱:service@163.com  苏ICP备12030332号-3 技术支持:泗洪热线